E品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费洛蒙 > 11.
    “坐呀。”戚燕拍拍面前的位置,两只眼睛因为仰视的关系看起来柔弱无辜的紧。

    少年乖乖坐下,刚刚模模糊糊看起来还湿漉漉的鹿眼,现在却被漂亮的睫毛遮去了一半。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喝一点?”开了一盒酸奶递给他,给自己也开了一盒,戚燕眯着眼睛满足地含着一口酸奶慢慢吞着。再看一眼包装,好家伙这还是从他家拿的呢……

    她吞咽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尴尬地喝。

    “你,你家里人呢?”戚燕随便找了个话题。

    少年看她一眼,又垂下眼睛去看手里的酸奶。

    “妈妈咬了爸爸,爸爸当时抱着妹妹逃跑,妈妈追在后面一起离开了。”

    “……对不起……”

    少年摇摇头:“没关系。”

    也许是神经骤然放松让他产生了许多倾诉的欲望,戚燕听着他讲了许多关于他们家的故事,大体上是说他还小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很快再婚,并跟现任妻子生下了女儿。再之后养母的心思几乎都在妹妹身上,父亲忙于工作,他在自己家里却更像个突兀挤进别人家庭的陌生人。

    少年说得隐晦又克制,手指把铺在地上的被子都拽皱了。他的头垂得低低的,还让戚燕不要担心。

    戚燕摸摸他的头,听得出他在家里面并不受家长重视。她视线从少年的手腕处收回,那上面好像还能看到些青紫的痕迹。

    怎么会不担心呢。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躲在窗帘后边不知道该怎么办……”少年浓密的睫毛掀起来,露出极漂亮的眼睛,这个角度让他睫毛的走势微微上挑,像是鸟儿斜斜翘起的翅膀尖,格外灵气。

    “啊,啊不不,”戚燕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些什么,急忙摆手。明明是在自己家里,看起来却比他这个外人还拘谨。“没有,没有的事,我只是路过而已……”

    “……”少年沉默了一会,那双半垂下去的眼睛又抬起来,他张了张嘴,表情忍耐又脆弱:“谢谢姐姐,愿意收留我。”

    戚燕瞬间母爱泛滥,她迟疑着把男孩抱进怀里安抚,几乎是同一时间她的胸口就被打湿了,少年的体温偏热,烙得她好像要烧起来。

    “爸爸走的时候,想喊我出去拦着妈妈,我太害怕了,所以……”

    少年本来就处在变声期的粗哑嗓音干涩极了,更加让人不忍细听。戚燕几乎没跟男生离得这么近过,锁骨处的绒毛在他的一呼一吸下都要飘起来了。

    “幸好你没出去,我认识的一个阿姨天天夸你呢,像你这么好的孩子一定得活下来才行。别想这么多了,乖啊。”戚燕有些笨拙地哄他。

    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做有一部分原因也是那点想要从独自一人的窘境中脱离的私心。以前满大街都是人的时候没觉得多孤单,现在这才一天时间,她就已经感到孤独了。

    这份孤独伴随着恐慌,明明末世前她根本不爱社交,但现在能看见一个健康的活人真的让她感到安慰。

    铺了一层被单的地板软软的,因为两人姿势的关系被拽得到处都是褶。

    少年身形清瘦,手劲却很大,像是溺水之人死死抓着唯一的浮木似的,抱得戚燕有点疼。

    “以后......总会好起来的...总能好起来的。”戚燕拍拍掐在腰间的手。她也担惊受怕了一整天,杀死丧尸的时候也难以摆脱像是在杀人的错觉,窗外的种种异样和不知道能活几天的迷茫现在又加上身边多了个小男孩。这日子过得越来越乱了……

    “嗯。”少年的声音闷在她怀里。他抱得更紧,湿热的脸紧紧贴上了面前纤细的背,像依恋母亲的奶狗似的轻轻蹭了蹭。小巧纤细的肩胛骨透过轻薄的棉衣料咯在脸上,说不上特别可靠,但有种难言的温柔。

    过了好一会儿,戚燕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当目光接触到腰间紧扣住的手在小幅度颤抖的时候,她又忍住了。

    ——这应该是她有生以来,最被人依赖的时候了。

    记忆不合时宜地翻涌起来,戚燕眨眨眼睛,突然想起母亲那张写满嫌恶的脸,那张带着浅浅细纹的红唇一开一合,说出的话冰冷得让人发麻。

    “你跟你哥哥真是差了太多,如果是小恒在就好了。”

    “有能耐你就自己滚出去住。”

    她喘了喘气,揉乱了少年一头柔软光滑的发,据说发质细软的人性格也比较温柔。戚燕把十根手指都插进去,顺着浅棕色的发丝一点一点撩过去梳理,白皙的指节从头发的遮挡中露出来一些,莹润得发亮。

    轻轻拍了拍少年颤抖的背,声音是她自己都没想到的温柔。

    “乖,乖。”

    周星玉抬头看着眼前称得上是少女的人——她眼里满满的慈爱和疼惜,嘴角抿出了个有些僵硬的笑容。看他抬头了就伸手揉他的脑袋。

    戚燕这才想起来还没跟他介绍自己:“啊对,我叫戚燕,是亲戚的戚,燕子的燕,你就喊我燕姐姐就好。”她在他手上一笔一划写下了“戚”和“燕”,眼睛眯得细细弯弯的,让周星玉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去奶奶家玩时见到的那只小花猫。

    指尖也软软的,像是小猫软乎乎的肉垫。

    他点点头掰着她的掌心重写了一遍,乖顺地抬眼看她。

    “你呢,你叫什么?今年多大啦?”戚燕再摸摸他的头——她有些喜欢这个动作。

    “我叫周星玉。16岁,今年过完生日就17了。”

    男孩牵过她的手,指尖贴着掌纹温柔滑动,很痒。他在她掌心正中央写下“周星玉”叁个字。

    “周星玉...你名字可真好听。”戚燕大叹。

    怎么长的好看的人名字也好听啊……

    “叫我,叫我星玉就行了。”少年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狐狸似的眼睛眨了眨,笑得有些腼腆。

    好好好可爱——

    “星玉,以后你就跟我一起,我会照顾你的。”戚燕吞吞口水,感觉叫得这么亲密怪不好意思。

    周星玉愣了愣,他漂亮的眼睛微微向下斜了一下,少年唇角的弧度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在妈妈的葬礼上,父亲也是这样保证的呢。

    “……嗯,谢谢燕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