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未分类 > 一夜春(h) > 檀郎轻许2
    

      武安侯家的江小郎近日十分安分。

      京都里少了个整日呼朋引伴的纨绔子弟,许多人都松了口气。

      无怪他们害怕,实在是这江雪遥能折腾,脾气又臭的很,一有不顺心的便砸人铺子。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还老带着那钟家小娘子一起。

      钟小娘子是谁?皇后的侄女,太子的表妹,公府嫡出的小姐。

      娇滴滴的小姑娘倒是讲理,老劝着江小郎,帮他们躲了不少麻烦。但她背后的人却不是个讲理的主儿,管不了小娘子整日跟着江小郎身后,便来管起了他们。

      “威胁江雪遥砸过的铺子,觉得打砸的场面吓着钟灵秀了?”

      殷雪霁挑了挑眉。

      什么弱智举动,就这也能当太子?

      “把人都叫回来吧。”

      他可没脸干这事。

      那钟灵秀与江雪遥两人好的很,实在没必要横插一脚,免得生出意外。

      他只需时时关注,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就行了。

      殷雪霁这般想着,便同系统问起了话。

      “那两人现在在做甚?”

      一副水幕出在他的眼前,娇俏的小娘子被她的竹马搂在怀里亲吻,殷雪霁甚至能听见他们口水交缠的啧啧声。

      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便听见江雪遥那清朗的少年音,带着些情欲的嘶哑。

      “好阿秀,我实在想你的紧,快让我摸一摸。”湛然若神的少年郎君在女儿家的身上胡乱抚摸,竟也不叫人觉着讨厌。

      钟灵秀俏脸浸着红晕,整个人瘫软在江雪遥的怀里,唇齿交缠间只隐隐听的几个模糊的字眼。

      “才不给你摸…嗯啊,叫你不同我玩。”

      少年郎君黑羽般的长睫在小娘子的眉眼轻扫,柔软,暧昧,比蜜饯还要甜。

      他的唇好像黏在了小娘子的唇上,只移开一点,又用舌压在她的唇角摩挲,交换彼此的口津,少年郎君干净的气息与小娘子的甜蜜交缠,整个空气都是清甜的。

      “我怎会不同阿秀玩,”江雪遥将怀里的姑娘亲的酥软,修长白净的手隔着粉面罗裙摸她的臀,带着几分少年人的急切渴望。

      “是阿娘,阿娘教我同爹一起去军营,”他的神情真挚而热忱,“我总不能白身娶阿秀!”

      “可不是故意不同阿秀玩的。”

      说这话时,他把额抵在钟灵秀的额,温热的呼吸扑在她脸上,眼角眉梢的骄傲肆意尽数敛去,只余忐忑不安。

      十几岁的小娘子哪受得了心上人这幅模样,本也没生他的气,连忙道,“正事要紧,阿雪早该谋个差事的。”

      她奖励似的亲了亲江雪遥的唇,将鬓边散乱的发别在耳后,笑的有些羞涩。

      “阿雪这般说,我很欢喜。”

      她知晓阿雪性情,从没有奢求过他能为自己改变,只想着依他们的出身,做个富贵闲人便罢。

      但哪个小娘子不希望自己的夫郎出人头地。

      她是真的很欢喜。

      幽兰凝脂般的小美人双颊泛红,明眸秀眉秋水似的勾人,勾的眼前的少年郎君心里痒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