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未分类 > 一夜春(h) > 大家闺秀4
    

      长久的沉默让姜蜜有些不安,她两只细嫩的胳膊环住秦绝思的颈子,用奶尖在他的胸口轻蹭。

      “郎君…?”

      秦绝思侧过头不看她,“多谢小姐厚爱,在下不过粗野莽夫,实在配不得小姐。”

      “配得,配得,”姜蜜连忙说道,“我就喜欢粗野莽夫。”

      秦绝思却不听,他抬手便想将姜蜜环住她的胳膊拉下来,动作间微卷的黑发有几缕垂在胸口,莫名性感。

      姜蜜无法,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心一横,对着秦绝思的唇就亲了上去。

      散发着少女甜香的粉嫩唇儿毫无章法的撞在秦绝思的薄唇上,牙齿磕在一起,姜蜜疼的直皱眉,却还是强忍着痛感吮吸男人的唇瓣。

      秦绝思像是被定住了般,只直直的看着姜蜜噘着嘴儿亲他的模样。平静的眼波里暗藏锐利,配上他眉宇间的英气,叫人联想到扑食猎物的猛兽,危险又迷人。

      他突然动了起来,反客为主。一手握住姜蜜的腰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紧闭的唇张开,厚实的舌抵开姜蜜的唇,伸进她的小嘴里与之交缠。

      “唔啊…”几声娇吟被掩盖在唇齿交缠的淫靡水声里,秦绝思的吻很急,用力的吸吮姜蜜的唇瓣,挑拨她的小舌,大舌舔过她嘴里的每一寸,蛮横极了。

      姜蜜被亲的口津都流出来了,身体却舒服的不得了,从见到秦绝思开始就在身体里肆虐的欲望终于得到了缓解。

      秦绝思把她的小嘴含住又松开,声音低沉,充斥着欲望。

      “姜小姐和在下这般亲密,当真不后悔?”

      “不后…悔。”姜蜜喘着气,胸口的乳儿随着她的气息上下跳动,诱人采撷。

      “在下一介武夫,粗鄙不堪,不爱读书,不通诗文,琴棋书画也无一拿得出手。”

      “小姐…不会介意?”

      料峭春光透过杨柳在秦绝思的脸上留下斑驳树影,姜蜜有些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只迫切地朝着心仪郎君表白。

      “不介意!”她的俏脸微红,“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秦绝思终于笑了,他的脸棱角极深,分明是一张冷硬的面容,此时却似春风化雪,令人目眩神迷。

      他一把抱起姜蜜,向假山石的方向走去。

      “郎君,”姜蜜配合的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这是要去哪儿呀?”

      “去干你。”

      姜蜜愕然。

      郎君分明是守礼的,怎会说出如此粗陋之语?

      “郎君…”

      “姜小姐,”他拍了拍姜蜜的臀,“你不就是想我干你吗?”

      “骚水都流到腿上了,还露出来勾引我?”

      姜蜜嗫嚅着说不出话,她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恼怒,应该指责秦绝思的无礼。

      可是她实在无法。

      秦家郎君的羞辱竟使她有种异样的快感,花穴里的水不停往外流,像是在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他会怎么做呢?

      扳开腿用力干花穴还是吸奶儿?

      她的花穴好骚的,手指根本不够,乳尖也很敏感,如果他吸,一定会把她吸到喷水。

      她悄悄夹了夹腿,被秦绝思发现。他凑到姜蜜的耳朵旁,温热的呼吸打在她脸上,暧昧得很。

      “到了哦,姜小姐。”

      他把姜蜜放在假山洞内一块相对平滑的大石头上,思索了下又把自己的外袍脱下铺在上面。做完这一切,他转身便看见姜蜜掀着裙子,粉嫩无毛的花穴露在外面,手指在穴口轻轻抽插,带出许多清液,整个穴儿是水淋淋的。

      她娇娇怯怯的看着他,一只手还揉着自己的奶尖儿轻唤,“郎君…”

      秦绝思只觉眼前的情景太过刺激,蹲下身捏住姜蜜的一只乳儿,“姜小姐,你未免太骚浪了些,莫不是早有入幕之宾?”

      “没有,”姜蜜急忙否认,“我只是…只是情难自禁。”

      秦绝思挑眉,上下打量了姜蜜的身体。她的腰带早就掉落了,没穿肚兜和亵裤,两个小奶儿随着她的呼吸轻颤。

      殷红的奶尖在他的注视下挺立,他的喉咙动了动,一口覆上。

      火热湿滑的舌尖舔弄柔嫩的奶尖,时而轻轻舔舐,时而用力嘬弄,两团柔软被他用大手攥住,白雪上的两粒嫣红被他轮流吸吮揉捏,从细细小小的一粒变得又红又肿。

      “姜小姐的奶头好骚啊,”他嘴里含着姜蜜的乳儿,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姜蜜眯着眼享受男人的唇舌伺候,手指还在花穴口轻轻抽动。

      “郎君…别唤我姜小姐了,多生疏呀。”

      “哦?那唤什么?”秦绝思轻笑,“欠男人干的骚货?喜欢吃鸡巴的淫物?”

      姜蜜哪听过这么粗俗的话,一时怔住了,只觉得浑身酥酥麻麻的,奶尖处不间断的吸舔让她心理有股战栗之感,身下的小嘴一张一合,疯狂渴求男人的爱抚。

      “郎君,你…你怎么…”

      姜蜜实在说不出口,只觉又是羞耻又是快慰。

      秦绝思却以为她受不住这样羞辱的话,拉开她的双腿,一边欣赏她淫荡的穴口,一边说,“这就受不了?武夫的粗野之处,你还没见识到呢。”

      说着,他低头亲上了姜蜜粉嫩的花唇。

      姜蜜的花穴生的十分好看,肉嘟嘟的,像一个白嫩的小馒头,只中间有一条细小的肉缝,内里的嫩肉不停蠕动着往外流出骚甜的水儿。

      刚舔过奶头的舌尖在肉缝里挤压,舔弄里面的骚肉,一开始只是若有若无的试探,温柔又缠绵。随着越来越多浪水的涌出,秦绝思舔穴的动作也变得迅速起来,舌头大力的在花穴口抽插。

      手指扒拉开骚浪的肉洞,舌头模仿肉棒抽插的样式在洞里进进出出,嫩粉的骚肉都被带出,铺天盖地的酥麻快感侵蚀了姜蜜的理智。

      “哈啊…郎君的舌头…好棒呀,小穴…唔…好舒服…蜜儿好喜欢…”

      姜蜜克制不住的呻吟起来,抬着小屁股把骚穴往秦绝思的嘴里送。

      男人的舌头舔弄着花蒂,没两下又开始用力吸嘬,把整个花蒂都含进嘴里吸舔,说话也含含糊糊。

      “什么小穴,你这是骚逼,整天想着男人操的骚逼。”

      姜蜜娇俏的小脸上全是迷离,男人的羞辱和身体的快感对她来说都太过于刺激,“是…蜜儿是骚逼…哈啊…想要郎君…要郎君操我…”

      刺激的又何止是姜蜜,秦绝思把两根手指插进湿软的穴口,黏腻的水儿沾了一手,用力的抽插她的骚肉,同时将她的花蒂包在嘴里用力吸吮。姜蜜被极致的快感击中,尖叫着颤抖起来。

      “到了…要到了哈啊啊啊啊!”

      她的穴肉收缩,死死咬住男人的手指,大股大股的淫水喷出来,秦绝思的手上,脸上,嘴里都是姜蜜的骚味。

      眼看姜蜜高潮后浑身粉红的淫浪模样,秦绝思解开腰带,露出他身下的巨物。

      紫红的柱体,和姜蜜的手臂一般粗细,布满了青筋脉络,顶端的龟头上还有黏液,充斥着男性的气息,姜蜜看的眼都直了。

      武夫的粗野之处,她可算是见识了。

      “想吃?”秦绝思用紫红的肉棒在姜蜜的小脸上拍了拍。

      姜蜜羞赧的紧,娇嗔一声不搭理他。

      “下次给你吃,”秦绝思把肉棒抵住姜蜜的花穴口,“先给你开苞。”

      说着,硕大的龟头就一点点的塞进穴口,尽管姜蜜已经高潮过一次,花穴内湿软黏滑,但秦绝思的肉棒实在太大,她吃的又酸又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