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未分类 > 羽墨(gl) > (十)去露营
    

      这是她俩第一次出来玩,虽然距离市区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驶离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城市,蝉鸣和蛙叫都听得清晰。

      郊区植被覆盖率高,有山有水,即使是酷暑的日子,也没有太高的温度。沿着盘山路开上山,露营地是新开发的区域,相对平缓的一片空地,说是进口而来的草皮,一眼望去,满眼绿地,确实在b城实属难得,不枉b城“小瑞士”的称号。

      她们吃了午饭才出发,到这的时候不算早了,偌大的露营区域已经有来得早的,搭好了帐篷,有如胶似漆的情侣,有一家人带着孩子,也有朋友聚会的,已经在吵吵闹闹着烧烤,乔羽想着尹默不喜欢闹的性格,特地选择了稍微偏一点的位置,让尹默停下车,她自己从后备箱取了露营的东西,有些重,但还是连拉带扯的拽到了草地上,转头跟尹默说让她先去停车。

      尹默停完车再回来的时候,乔羽正在搭帐篷,不远处有一对情侣好像也是刚刚到,男孩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对着堆在地上的帐篷布和撑杆一筹莫展,女朋友不满在太阳底下站了太久,有些埋怨,“怎么还没好啊。”

      乔羽倒是看上去很有经验,才着一会儿已经有了雏形,见她来了,指了指一边的帐篷布,“帮我撑一下那边,对…就是那。”两个人在乔羽的指挥下,配合默契,没一会儿就已经搭完了。

      那边的情侣很明显也看到了这边已经搭好的帐篷,女孩更加不满意了,“哎,你不会就去那边问问人家怎么弄的,别在这逞强了。”男孩像是被伤了自尊心,“谁说不会了,你帮我拽着,我来弄。”

      乔羽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况,没说话,钻进了帐篷里,看尹默还站在外面,又起身把尹默拽进来。

      方才在外面折腾这一会儿,尹默额头上起了薄汗,被晒过的白皙脸庞泛着红,倒是更添了几分柔和,乔羽把她扯进帐篷里,两个人就那么并排躺下,两人中间有些许的距离,乔羽牵过尹默的手,偏过头看她。

      尹默向来都是淡淡的样子,没转头就感受到了乔羽的目光,她似是有些害羞,微微向另一个方向偏了偏头,这一个小动作落在乔羽眼里,乔羽不太满意的抬起手,捏着尹默的下巴,强迫她转头看向自己。

      尹默顺从得偏过头和她对视,乔羽刚刚搭帐篷费了不少力气,为了不影响干活,头发利落的扎了个马尾,年轻的活力,朝气蓬勃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不得不说,乔羽永远给她超出想象的惊喜,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会难倒这个孩子,她有时候做的甚至让她忘了她还是个孩子,她也许确实不应该再把她当个孩子看,她毕竟,是她心甘情愿认的主人呢。

      两个人的距离贴近,原本清凉的帐篷内,忽然又觉得有些躁热起来,上一次两个人如此亲密还是一周前,她和林南吃完饭回到家里。

      乔羽在她进门的那一瞬间,也从书房里走出来,“回来了?”她的目光落在尹默脖子上的项圈上,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光被尹默看了个正着。

      “嗯,吃完饭就回来了,不是说好想一起出去逛逛吗?”

      “我改主意了。”乔羽帮尹默取下肩上的包,挂到玄关的柜子上,又拉起她的手,不紧不慢的往卧室走去。

      透过卧室的纱帘,阳光依旧明媚得落在床上,尹默不明所以得被牵着坐到床上。

      “我想操你了。”乔羽毫不掩饰得在尹默的耳边抛出这么一句,轻飘飘的,随意的,就好像毫不在意这是白日宣淫。

      尹默有些滞缓,但是耳根儿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得热了起来。

      走之前她未被满足的欲望变成了内裤上有些干涸的水渍,突如其来的被扯下内裤,尹默有些慌张得看了眼看上去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作用的纱帘。

      乔羽却好像毫不在意,将她推倒在床上,裙子也并没有褪下的意思,整个人压过来,隔着衣服一只手揉捏上她的柔软,嘴唇贴上她的嘴唇,冰凉的又带着乔羽的气息,一瞬间包裹了她。

      微张的嘴唇轻而易举得被乔羽的舌尖钻进来,宣布领地似的在她的口腔里扫过一圈,又勾着她的舌头打转。

      尹默盘好的发髻被乔羽轻而易举得散开,一头黑发落在床上,两个人都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隐隐传来,乔羽指间缠绕着她的头发,微微用力得加深了那个吻。

      尹默忍不住一声呻吟。

      乔羽将尹默翻了个身,从背后拉下拉链,将裙子从两边褪下,却又不完全脱掉,只堆在腰上,内衣的搭扣被解开,乔羽轻轻的扶着尹默的肩,往上带了一下,尹默了然她的意思,双臂支撑起上半身,内衣带滑落,胸罩挂在手腕上,两个柔软的乳球垂落着,上面两个红点早已挺立。

      支撑起上半身,双腿也跟着半撑起来,变成跪趴的姿势,裙子的下摆也被乔羽认真的卷起来,尹默本能的合拢住双腿,但她不知道这个姿势根本遮不住她腿间的隐秘。

      这个姿势是乔羽最喜欢的姿势,她曾跟尹默说过,这样的姿态只允许,在她一个人面前展现,那眼里语气里,是强烈的占有欲。

      尹默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姿势,她就是以这个姿势被乔羽变成了女人,以这个姿势一次次被乔羽送上了高潮,她沉沦得觉得,她在乔羽面前就应该是这个姿势的,像乔羽说得那样,像是她的小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