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顿先生在首都拥有一间巨大的图书馆,他依靠经营这座图书馆获得了很多财富和权势。

    贵族们喜好出入这样的场地来彰显自己的地位,学生们通过丰富的图书财富能够查到世界上绝大部分知识,可以说,图书馆的存在于首都来说,相当于军队对国家的作用。

    每年的闭馆日之前,图书馆都会异常忙碌。

    秋顿先生本来没什么空闲的时间,他忙的不行,但是听说赛莉娜到了首都,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换上最精致的礼服赶去接待。

    “先生,您的领结有些歪了。”

    在图书馆帮忙的少女提醒他,心中觉得奇怪,从来都一丝不苟的秋顿先生今天似乎有些慌张。

    首都是个常见的阴天,厚厚的云层堆积在天空,秋顿先生两只手将领结扶正,才不紧不慢地走向马车。

    秋顿先生远远就看到了站在码头的赛莉娜,她身上穿着黑色天鹅绒的裙子,肩头到手腕以及裙角点缀着大大小小莹润的珍珠。

    她低着头对蹲在地上的人类男孩说着什么,表情温柔又哀伤。

    “殿下!”他喊了一声。

    赛莉娜闻声抬起头来,她的脖颈线条优雅,面容和记忆里的一样安静宁和。

    “秋顿先生,帮我安排居住的地方以及餐食,近些日子我要待在首都,直到你的闭馆日。”

    赛莉娜再也没有看过一眼那个人类男孩,她似乎有些疲惫,秋顿先生贴心地抬起手,让她搀扶着。

    “对了,”赛莉娜轻声说,“奥伊斯伯爵死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止,像一张弓满满拉紧,吊起每个人的心。

    秋顿先生渗人的目光盯向那个人类,他几乎已经忍无可忍,想要立刻就解决掉这个人。

    但是赛莉娜还在。

    他不能挑战赛莉娜的权威。

    秋顿先生来接人时,带了一队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马车都是带着贵族标记的,走在路上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一行人慢慢离开了码头,留下一个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卓拉。

    他想起赛莉娜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心脏还在颤抖。

    “既然学习到了出色的人类魔法,那么就可以在人类社会里好好生活下去。卓拉,你会美满幸福地度过这一生的,是吗?”

    赛莉娜说完这句话,眼睛里闪过一丝后悔,卓拉不知道她到底在后悔什么,“没有你,我不会幸福的。”

    赛莉娜久久注视着他,眼睛里湿润起来,“那……我们就顺应预言吧。”

    “什么预言?”

    赛莉娜没有回答预言的问题,只是她眼睛里的犹豫变得重新坚定起来,她在船上时彷徨了一段时间,现在完全消失了。

    她摸了摸卓拉的头,“闭馆日,我们在秋顿先生的图书馆相见,我会清算他们妄图谋反的事情。如果一切都能顺利结束,再来重新讨论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好吗?”

    她嘴角弯起,笑容柔和又美好,“卓拉,答应我。”

    卓拉迫不及待地点头,他脑子里已经划过很多,到时候赛莉娜要给自己解释为什么忽然背叛,也许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赛莉娜虽然是血族的皇帝,可是在海域,也许是人鱼胁迫了她。

    一定是的,他会亲手逮捕那条人鱼,刮掉他的鳞片,让他被高压电网困成一个鱼球,再扔进火炉里。

    卓拉想要去拉赛莉娜的手,“我答应你,赛莉娜。”

    她的眷属秋顿先生忽然来了,赛莉娜跟着他离开,没有再和自己说任何一句话。

    卓拉的神色像是凝固成了一尊雕像,他站起来,迎着码头宽阔的风,往和赛莉娜相反的方向走去。

    ————

    深夜,暗巷里的一个小酒馆里。

    “渣酿白兰地,是一种利用葡萄的果梗,果渣酿造而成的酒,没有加任何水果糖浆,口感并不柔软,但是这种烈酒的刺激能够让人回想起暴风雨的夜晚。”

    调酒师熟练地将杯子续满,在暧昧跳跃的灯光里介绍着手中的酒。

    卓拉默默喝掉半杯,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像是要融入这个角落的黑暗里。

    “麻烦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