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费洛蒙 > 29.
    “不是,我真的没有受伤,也不需要吃药……”戚燕摇摇头拒绝女人递到她面前的药片,如果不是王玉莲说张婶找她,她才不会跟过来。

    “张婶呢?张婶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哎呀小妹,张婶刚才还在这呢,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暂时离开了嘛,她拜托我把这个药给你,推迟月事用的。”王玉莲语重心长地道:“到基地还差两天左右的路程,张婶说你快来例假是不?现在来大姨妈很危险的,那个味道咱们人闻不到,丧尸可是很敏感的。”

    戚燕咬着唇,她确实是跟张婶提过例假的事情,那个时候张婶只是问了下她平时来大姨妈的时间就告诉她暂时还不用吃药,过两天再帮她。

    王玉莲拿出一个保温杯,给戚燕倒了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嘟咕嘟喝完了。

    “呼……刚才渴死了,喏,给你吃药用。”她说着把水递到戚燕手里。

    “嗯……谢谢你。”戚燕礼貌地道谢接过水,她也确实有点渴,扫一眼王玉莲已经喝空的水杯,她放心地喝完杯里的水。王玉莲开口想阻止也来不及:“诶,妹子,都喝完了那你怎么吃药呢……”

    “不好意思,我太渴了。”戚燕眨眨眼睛,低着头乖乖认错。

    傻子才会吃你给的药呢。

    “哎呀,真是的,我去找小琳再烧一壶热水,你在这儿等我,别乱跑。”

    姜琳是队伍里水型能力者之一,戚燕忙不迭点点头。

    “不好意思了,谢谢王姐。”

    王玉莲又跟戚燕闲聊了一会,这才收拾东西走了。戚燕看着女人微胖的背影渐行渐远,打算偷偷溜走。她刚一迈步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将要摔倒的时候旁边伸出一条铁臂将她拦腰抱起。

    “啊,谢谢……”她的声音像是被棉花堵在喉咙里,身体使不上力气,脑袋里也一片混乱,只有心是慌的。

    回过神来,面前男人那双倒叁角的眼睛里流露出强烈到让她浑身发抖的垂涎淫光,戚燕呆了一秒,咬牙努力去掰他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掰了半天却动不了分毫。

    她心下一凉。

    “放开,放开我……”她咬着唇,身体软绵绵地被刘铁摁在怀里,男人身上发酸的汗味和烟味混在一起,几乎要让她晕厥过去。更不妙的是,她的身体开始越来越热,下体一阵阵的痒意让她忍不住夹紧了腿。

    不对,不对劲……她明明没吃那颗药,而那杯水王玉莲也喝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戚小姐,你没事吧,”刘铁粗糙的大掌摸着少女柔软的发丝,戚燕的眼神逐渐涣散,脸颊红得诱人。微弱的、甜腻的喘息声更是让刘铁瞬间就勃起了,他暗喜戚燕这么不经药。王玉莲加在水里的药粉他俩经常用来助兴,那女人用起来根本没这么强的效果。

    “你的脸晒得好红啊,我带你去阴凉的地方休息会。”四下无人,刘铁伸手揉了一把戚燕软嫩的臀部,手指贴着女孩的阴部重重摩挲。戚燕被摸得浑身发抖的样子让男人更兴奋了,他迫不及待把戚燕两条腿环抱在腰间,边走边用腿间支起的帐篷隔着布料顶弄她的阴穴。

    “操,真是小嫩逼,蹭一下就陷进去了。”刘铁摸着女孩的脸,鼻子贴在她头发上深深吸了一口气,下体磨得更用力了。

    “真软,嗯……舒服不?哈哈哈……小淫娃娃,是不是逼痒了?等下铁哥就给你用鸡吧好好解解痒……”

    这个地方本来就离队伍比较远,王玉莲为了方便刘铁下手更是挑了有树遮挡的地方,四周除了风声以外一片宁静,戚燕意识模模糊糊的,喉间让她陌生的呻吟根本压抑不住,让人浑身发烫。

    刘铁抱着戚燕走到一处植被茂盛的地方,确定戚燕的声音喊不来任何人时这才让她靠在一棵矮树上,四周的绿植形成一片天然屏障,只有细碎的日光透过叶片洒落在地,显得隐秘而安全。

    他的能力是能够复刻性交对象的异能,虽然异能使用次数受性交次数的影响,但用过他肉棒的女人没有一个会再拒绝他。今天他一直在窥视着戚燕的行动,对她的能力感到十万分好奇——同时也有危机感,她身边姓白的两兄弟不太好对付。他得在那两兄弟跟她发生点什么之前下手,免得之后更找不到介入的时机。

    那个叫周伊的弟弟就够烦的了,等他狠狠操烂这个小嫩逼,把她干成像其他女人那样离不开他棒子的贱母狗,让她弟弟知道了那脸色一定非常精彩。

    “好香……”刘铁把头埋在戚燕胸前颤抖着深吸一口气,这股香味让他抓心挠肝地想了好几天,描述不出是什么味道,但就是让人欲罢不能。戚燕很少跟其他人往来,这也是他偶尔一次擦身而过从她身上闻见的。

    他推高了少女的T恤和奶罩,一对娇小的乳儿就晃在他眼前,奶头是与她瓷白肌肤截然不同的深玫红色,比他老婆的颜色还要深,像个饱经情事的熟妇似的,正挺立着任人采撷。

    可少女一张清纯的娃娃脸却是怯怯地看着他,圆圆的杏眼里一片青涩稚嫩的无辜迷茫。

    刘铁瞪大眼睛,被这一幕刺激得性欲高涨。他用舌头把那颗小乳蒂卷进嘴里,粗糙的舌苔和舌尖反复凌虐着中心那一点,戚燕被他舔得直呜咽,无意识地挺腰去迎合男人的唇舌。

    刘铁嘴里吸得“啧啧”作响,好一会儿才放开那颗被舔得发亮的奶头。他一用力扯开了戚燕的短裤,被淫水浸透到半透明的内裤被直接撕烂了,少女叁角区的毛发一看就是被剃了一段时间才长出来的,柔软稀疏,只有他一个指节的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