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费洛蒙 > 11.
    “......谁?”

    不知道哪传来的嘶哑得不成样的声音,那一个字像是割破谁的喉咙硬挤出来的一样。

    戚燕吓得腿一软,等回过神来之后又有些尴尬——会说话,那肯定是人了,在这里的会说话的人——屋主?

    她赶紧站好,像个认错态度极诚恳的小学生已经做好了挨训前的准备。先前那些东西已经被她丢进“钱包”里面了,她跟屋主说一声物归原主的话应该不会被骂得太惨吧……

    蓝紫色的窗帘晃了晃,探出一个头来,月光浅浅的光线让人依稀能分辨出来是个男孩。年纪不大,满脸都写满了慌张和迷茫。

    是这一家的孩子吧,她好像有点印象……戚燕皱着眉头仔细回想,印象里模模糊糊的有这么一号人。这家里没人,他的父母要么是逃出去了,要么就是……

    不管是哪一种,总之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活人,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太危险了。

    也许是刚刚拿了人家的东西,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戚燕现在就觉得自己手短短的,有种隐隐的羞愧。

    她把东西都带走了,人家吃什么呀。

    戚燕定了定神,尴尬地把大棉被放在椅子上,还伸手拍了拍不存在的灰。“说来话长,你……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到我家去。”戚燕瞄了他一眼,可是光线实在是太昏暗了,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说完也不管男孩愣愣地杵在那儿,她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打算看仔细就起身离开。如果他不愿意来的话,她就把那些东西都全还给他好了。

    等她走到门口时,刚刚藏在窗帘后的男孩已经出来了,戚燕见他抱着那堆棉被,脚边放了个大书包。里面放着衣服,见她来了也只是面朝着她一言不发。戚燕走过去拎起那个大包。

    “来。”

    走到自己家门口,她对那个少年比了个“嘘”的手势,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勾勾手指让他快过来。

    “快呀。”

    少年点点头,抱紧手里的被子,一双低掩的眉眼在黑暗中亮得惊人。

    带着人回了家后关门落锁一气呵成,戚燕半悬在空中的心这才彻底放下。

    跟着她回来的男孩还是低着头抱着一堆东西,沉默而僵硬地立在角落。戚燕赶紧走过去把他身上的东西都卸下来,倒了杯热水让他慢慢喝。

    她走进厨房把食物全都归纳好,挑出一些最近吃的食物塞进冰箱,又拿出一部分今晚吃掉,剩下的就全丢到钱包里,反正坏不了。

    而戚燕刚一转身就撞了个满怀。

    “哎。”她轻叫一声。鼻梁重重地磕上面前这人的下巴颏。戚燕揉着阵阵发酸的鼻子,这才发现贴着站的时候这孩子个头比她还高呢。

    你要问她,这人她陌生吗?

    不。这个男孩可是刘阿姨一天叁遍挂在嘴边,夸的跟自己亲孙子似的——他的各种光荣事迹,她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叫什么来的?

    忘了。只是刘阿姨总说着她隔壁的孩子如何如何好,今天这个奖明天那个奖,这回考试成绩又是年级第一,成绩好得保送某某大学,就没见过这么聪明的……戚燕就是不认识也得认识了。

    她只在坐电梯的时候偶尔跟这个男孩碰到过,但她对待邻里关系还是挺冷漠的,几乎是能避就避。也不抬头跟别人打招呼,不像刘阿姨那么爱聊……

    戚燕突然又想起刘阿姨那张富态喜气的脸,一阵晃神。

    “……看……吗?”

    “啊……?抱歉,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戚燕回过神来,显得有点呆。

    “你一直盯着我看,怎么了吗?”是有些哑的声音,大概是少年的变声期。不过应该是情绪冷静下来了,比刚刚那像是砂纸磨出来的沙哑嗓音要好太多了。

    “噢……没,刚刚发了会呆。”

    鼻子已经不酸了,她后退了半步,慢慢打量这个今天刚捡回来的家伙。

    两个湿漉漉的大眼反着一点点光。看了半天总觉得分外眼熟……

    啊对,可不就是动物世界里的小狐狸嘛。

    也许是厨房的空间比较小,两个人挨得格外近。

    她抬手迟疑地摸了摸那一早就觉得手感不错的小脑袋,戚燕不太自在地轻轻说了句“等下哈,我把窗帘拉好了再开灯。”不然看不清脸。

    去开灯的这几步路,戚燕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个好大的问题——她,她不会带孩子啊。虽然刚刚脑子一热就把人给带回家里来了,但是她对照顾人一直没什么经验的……

    不,不,这么大了应该不能算是孩子了吧,他都比她高呢。

    朝那个默默站立的身影瞟了几眼,戚燕心里慢慢琢磨着。

    不会有代沟吧……

    走到窗户那边瞧一眼,天空又恢复了漆黑寂静,泼墨似的。已经不再打雷了。楼下的丧尸散了个七七八八。只有很小一部分还木呆呆地直直瞧着天上,像是橱窗里的惊悚人偶一样,特别失真。

    戚燕谨慎,只开了厨房的灯,暖黄的光线不是很亮,从窗户和阳台是绝对透不出去光的。

    手里的扫把被她使得像是羽毛刷子似的,极敷衍地扫了扫地。就把偷,啊不是——她可是光明正大地“拿”来的被单。抖两下就往地上一铺,隐隐的一点血迹被她反铺在地上,露出粉白的干净内面。

    踢了鞋子坐上去,细细打量着这个被她捡回来的少年。白净美好的面容在灯光下露出他原本的样貌来。眉目深邃,唇红齿白,是标准的浓颜系美人,他脸上还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是上帝精心雕琢的璞玉。

    真好看。戚燕惊艳了几秒,她看着看着,连带着大概以后要带孩子的郁闷心情都减轻了许多——毕竟美人不论男女,总是让人怜惜的嘛。

    在戚燕打量他的同时,周星玉当然也在看这个不算陌生姐姐。

    一张娃娃脸,比他还矮了小半个头,五官说不上极精致,但是也娇俏可人,自有一番温柔娇软的味道。他是有印象的。

    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印象……而是母亲嘴里的反面教材。虽然他不上心,但也算略有耳闻了。

    周星玉抿抿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