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事实证明,在末世最好别把一切想得太美好。

    这家超市的情况要比她先前去的那几家可怕得多,大概是电梯在抢修而人流量又最大的原因,这里相对密闭,只有一上一下缓慢移动的自动扶梯的超市区域,特别是底下一二层,逃生要比上面更困难一些。

    收集物资的顺序是从下往上,地下二层的收集非常顺利,几乎全是新鲜水产和水果熟食,丧尸只对地上的人肉感兴趣,完全没注意到戚燕发出的声响。

    戚燕甩甩腿上被溅到的碎块,咽下胃里的翻江倒海,她闭了闭眼睛,不敢去细想这东西的来历。

    慢慢地,对,慢慢地……不要急不要急……

    戚燕缓慢地贴着边——这个小道几乎被这个丧尸和那个只剩下一半身体的男人堵住了,戚燕只能把心吊起来,小心翼翼地贴着旁边走。

    一路有惊无险,就连库房的门都是大开着的,收集物资的速度快得超出了戚燕的预料。

    她很快就回到了地下一层。

    也许是老天看她过的太舒坦了。有个奇怪丧尸的嗅觉敏锐得令人发指,其他丧尸几乎只有贴脸的时候才会做出嗅闻的动作,可这一只不是。

    它像是有意识闻着她的味道循来的。

    如果不是其他丧尸跟完全看不见她一样,戚燕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的隐形能力失效了。她移动到哪个方向,那个丧尸就朝哪个方向晃,一直在她旁边打转。戚燕好几次都被吓得腿软。

    戚燕放轻了呼吸一边收着东西一边盯紧了往她这边靠近的怪异丧尸。

    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生怕错过什么小细节。这是个穿着家居服的成熟女性,个子高挑得像模特。想来生前是住在这一带商业街的事业成功人生巅峰的美丽富婆。

    凉鞋的细高跟一下一下敲在地上,富婆青白的两条腿上全是通过皮肉透出来的乌紫色血管,乍一看像是一群小蚯蚓爬在她腿上。红红黄黄的牙齿小幅度地一咬一咬的,配着那还在滴血的下巴真是要把人魂都吓飞。

    商场里的空调还尽职尽力地制造着小凉风,冷汗浸透的衣料贴在身上,又湿又凉。戚燕舔舔嘴唇,脚下的步子放得轻又轻,周围咯吱咯吱的声音混杂着那种野兽特有的低吼让她头皮发麻。

    戚燕只能远距离地来回跑,根本不敢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时间一长,那个丧尸就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

    戚燕悄悄地注意了一会,等了许久都没再遇见那个奇怪的丧尸之后,她这才终于放下心来继续收集,厨具区这里的丧尸不多,让人精神压力没那么大。她甚至一边往钱包里塞刀具一边还有闲心摸摸那些漂亮的玻璃水杯。戚燕在这之前也只是个普通的喜欢漂亮东西的女孩,美丽的东西总是有让人驻足的魅力。

    玻璃杯剔透光润,杯沿的繁复花纹细致漂亮极了。

    她刚想凑近了仔细瞧瞧,只一转面,突然从手里玻璃杯的反光看见了旁边一张逐渐放大的脸!

    “!!”

    戚燕倒抽一口冷气,扭头直接把手里的玻璃杯插进那张嘴角都要撕开了的腥臭嘴巴里,一张灰色狰狞的脸从那头被黑血糊了的波浪卷发里露出来,嘴巴里的嘶吼被玻璃杯子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是刚刚那个富婆!它居然从别的地方绕过来跟她玩二人转!

    戚燕吓得眼泪都飙飞出来,一时间僵在原地忘记了还能瞬移。这次富婆丧尸显然不想放过她,一挥手,僵硬的身体扫倒了货架上的玻璃制品。

    超市里安静了一秒。

    戚燕死死压着尖叫想要逃跑,下一秒她的视线里就出现了被声音吸引来的丧尸,左右直接堵住了她的移动路线。

    完蛋,视野范围内没有出去的路……鞋子的能力无法使用,她心里一沉。

    感受到肩膀被冰冷僵硬的手死死掐住,戚燕缓缓的把眼睛闭起来,直接放弃挣扎。实在是她肩膀上的力道大得她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动不了。那个怪物的力气几乎要把她钉在地上。

    要被撕成碎片了——

    过了许久,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痛楚。

    脸上传来冰冷坚硬的触感。戚燕睁开一只眼睛,正对上丧尸灰白色的一双眼。

    这双眼睛……戚燕愣住了。

    这不是被血肉食欲支配的样子。她的眼神毫无攻击性——至少现在在她看来是这样的。这个丧尸的眼神饱含情绪,十分惊喜……?

    这个丧尸看得见她,却没有进行攻击,只是伸出一只手碰了碰她肚皮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