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她是在看电影吗?

    “……”

    戚燕躲在卧室里面悄悄掀开窗帘的一角往外看。平时熟悉的街道上猩红可怖的血像是被人泼上去的一样,几乎洒满了她目之所及的每一个角落,像是罩了一层红黄的膜。在目光能达到的每一处——都是诡异的血痕,避无可避。戚燕完全不想去考虑它们的始作俑者是什么鬼东西。

    根本不用考虑。因为它们满大街都是,这一只,那一只,到处都是尖叫奔跑的人和——一种只在电影里出现过的、完全超出她常识的东西。

    青白变形的脸,青灰色的浅色眼珠让他们从远处看起来像是眼白占满了整个眼眶,嘴里糊满了鲜血淋漓的碎肉、毫无理智可言的攻击和撕咬路人,短促又刺耳的尖啸声。

    它们面目扭曲,只能勉强看出曾经作为人类的轮廓。那是介于活人和死人之间,绝对称不上是人类的家伙。被它们咬死的人只要一会儿就会再次起身,先是极不自然地扭动躯体,然后便加入捕食人的行列。

    这是只在电影里出见过、描述过的可怕景象。

    人类在极度恐惧中会停止思考。戚燕看着视线范围内的一切恐怖场面,大脑一片空白,她的意识似乎停留在了撩开窗帘的一瞬间,强烈的不真实感席卷了她全身,过了很久很久,僵直的手指才恢复了活动。

    她觉得自己很陌生,环境也很陌生,明明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切,就连楼下的那几个居民们永远不愿意分类的垃圾桶也变得很陌生。

    这太奇怪了。

    中心花园的青石板路上脏兮兮的,早已经不复记忆里的干净整洁。接二连叁的撞击声和哭喊从窗户的缝隙渗进来,小区道路上随处可见追逐与撕咬的暴行。戚燕捂着嘴,看见有车想避开那些活尸肆虐的道路从中心花园冲出去,车主也许是过于慌乱,那辆深红色的车子斜斜撞向了旁边的旁边的游乐设施——

    戚燕赶紧移开目光,余光里却瞟到有好几个小小的“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出来,推搡着挤在破碎的车窗前。

    不要看,不要看了。

    有几辆车子效仿着也从中心花园冲过去,也许是已经有人吸引走了那些小怪物的注意力,那几辆车离开得格外顺利。车轮碾过温热的血液,在水泥地上拖出长长一条鲜红色的尾巴。

    别看,别看……

    窗帘掀开的一角悄无声息地又合了起来。

    攥着深蓝色窗帘的手指神经质地抖动着,骨节绷得发白,戚燕跪坐在冰冷的瓷砖上,膝盖骨寒得她牙关打颤。

    蜂蜜牛奶沐浴露特有的馨香泛着甜味铺满了整个卧房,但她总觉得能嗅到若有若无的腥味,裹挟着尘土和机油的味道。那浓烈腥臭的血气似乎能从窗外冲破进来。

    她不敢开灯,咬着唇将身子半蜷起来,有种得以藏身的庆幸。窗外亮的刺眼,一切丑恶都无处遁形。

    “……呼,哈……”戚燕脑袋空白,像是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记忆都被人按下删除键清空了似的。唯一的念头是让自己深呼吸,再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