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未分类 > 只对她有感觉 > 内讧

      按原来的计划今天会是个了结,她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可韦恩没出现,再拖下去谎言会随时被戳破,她必须得想个办法。

      放下电话苏熙仰头喝掉一整瓶冰水,又拿了一瓶放在额头上,仿佛这样便能静下心来理清思绪。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肯特迟疑了?她想到明宇丞的处事方式,再联想明家的一贯做派,如果他们已知且默许自己的身份,当下会是什么反应?

      terry是半夜被苏熙从床上拖起来的。因为安排的住处四周戒备森严,他又警惕性极高,苏熙还没推门就知道是她,所以才没起。

      苏熙一进门就开了灯,“我想到了,是我们戏演得太过了。”

      terry听到是正事,立马强迫自己适应光线,“什么意思?”

      苏熙把这一晚上的所思所想告诉他:“你想想我为什么一直没告诉明宇丞我的身份?一开始的确是我不想,怕多一个人知道我便多一份危险。可后来我明明完全信任他了,为什么还不说?”

      terry想起她之前说过,“因为一开始没开口,后面越来越难?”

      是也不是,“我原来确实这么以为,但还有一个原因其实是我一直不想承认的,越了解明宇丞和他的家庭,越感觉他们会难以接受。退一步说,即使他们不在意我的身份,但绝不可能与我们家族联手在港城做些不该做的。让韦恩以为我们联姻就够了,如果让他们以为我们与明家联合犯罪,反而欲盖弥彰。”

      terry仔细思索后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我不如你了解明家,之前忽略了这点,韦恩的其他人会顺着我的想法走,但肯特一定会多想。好在今天没拿货,我们还有补救的空间。”

      苏熙来之前就考虑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接下来只进行些普通商贸往来他们应该不会起疑。”

      他想到的苏熙已经先他一步说出来了,terry十分欣慰,“就按你说的做,不过以我对肯特的了解,他肯定会继续观察等待时机。到时候如果我们一直在越南打转恐怕说不通,或许要入境老挝和柬埔寨。”

      他们大笔资金在手,出来一趟确实不可能只为一个越南的小生意。时间越久,去的地方越多,越麻烦,也意味着越危险。可是事到如今还哪有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