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未分类 > 她的公主梦 > 王子病
    付一彻的饭局约在了一家新开的日料店,程夕夕见状十分兴奋,既然精神要受折磨,嘴巴便不能忍受寂寞。

    一顿饭吃得她心情尚佳,至于付总秘书的身份早已不知抛去哪个天边了。

    整张小脸漾着满足的笑容,可惜笑容并没挂多久。

    饭后,对方诚意邀请付一彻前去自家马场去指教一番,一旁听得程夕夕皱起了眉头,骑马这件事她最不在行,除非王子和她一起。

    小时候幻想过无数次,白马王子骑着马朝她而来,缓缓递出温润的大掌,再把她搂进怀里,光想想就十分美好。

    可惜,做了许多年的美梦从未实现,而她倔强的不学骑马。

    理由很简单,她是注定要被王子牵着缰绳的公主,有时候梦做多了,自己也就信了。

    程夕夕对于她所谓的爱情的执念,无人撼动。

    这想法在别人眼里就俩字——矫情,这不就有别人非要带着打破她的执拗。

    郊区马场。

    适宜的温度,怡人的景色,但是马背上的程夕夕却没什么心情去欣赏。

    只见她一手紧紧牵着缰绳,两条腿夹在马肚上,神色略有慌张,任由马儿在马场边缘上踱步,她浑身上下都在写着:第一次骑马。

    她的精神高度紧张,根本没有在一到不远处有一匹白色骏马缓缓走来。

    而马背上的男人,却在不眨一眼的注视着她。

    直到马蹄声停驻在她身边,程夕夕这才将注意力放在来人身上,付一彻穿了一身黑白色的马术服,倒是显得愈发气宇轩昂。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大度称赞:“还蛮适合你。”

    付一彻坦然接受这份赞扬,朝着她微微扬眉:“你打算在这喂马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两人视线一同低下去,身下的马已经把脚下的草地啃得差不多干净了,程夕夕丝毫不觉得尴尬:“谁叫你非要来得,我又不会骑马。不过正好,这马也饿了。”

    付一彻闻言,忍不住嗤笑:“下来。”

    程夕夕心里一动,不过看他满不在意的眼神,她梗了梗脖子:“你管我?”

    她大眼睁得溜圆,全是不甘示弱。

    付一彻无奈叹了口气,二话不说翻身下马,唤来一旁的工作人员牵住白马,他两步跨到程夕夕的马下。

    “你要干嘛?”程夕夕不解。

    “遛马。”付一彻边说把她的脚从马镫子里拿了出来,自己迅速上马。

    还没等付一彻坐稳,程夕夕就嚷了起来:“你遛你自己的去!”

    “就想遛你这匹。”付一彻毫不介意,手臂环住她的身体,握住前面的缰绳。

    程夕夕感觉到身下的马高度紧张,如同她一般,身后的男人却镇定自若地牢牢环住她。

    没等她反应过来,付一彻轻夹马肚,让马走了起来。

    “不行!我晕马!”程夕夕叫嚷着。

    “那就闭眼。”

    程夕夕:“你是不是有病?”

    “嗯,配合你的公主病。”付一彻微低下头,贴在她的耳侧。

    听不出一丝调侃的认真回答。

    “你在说自己是王子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