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御宅书屋 > 都市小说 > 月光疤 > 七十五:零碎(上)

      可他凭什么让她发出这种声音?

      路柔手背抵着唇,另一只握住他的手,想甩开。“江漫,你…”

      话未落地,江漫很快抽回了手。

      “对不起。”他说,在她耳背后很歉疚的语气。“早上不清醒。你又太软了,就…”

      她踹他小腿。

      江漫起床,背影利落地走向洗漱间。路柔等胸脯的热量降下去,等了很久,下体一直一抽一抽的跳。

      恍惚间,卧室只剩她一个了。她犹豫地伸出手,揉了几把自己的胸,指尖用劲到泛红。

      却少了刚刚的感觉,只是乳腺作痛。

      /

      这上午,他费尽心思照顾她的吃喝拉撒。

      最爱的食物送手中,叁急就抱着她去结束,煮药换药,扶着她练康复。她说东,他绝不往南北走。一言一行,都像一只被驯服好了的没脾气的绵羊。

      “我不想看到这个。”她撒气。

      “我错了。”他温顺极了。

      只是,偶尔绵羊也食肉。

      这下午,雨撒飙,打雷,雨珠滑落窗户,树梢凌乱,阴暗的房间中一盏灯晃了下。

      雨雾稀薄,旅馆寂静。

      小型沙发上,低暗的色调铺下。

      她坐骑在他身上,面对面,双臂软软地搭在他的双肩,两腿叉开。江漫慵懒地背靠沙发,右手掌按住她的背。她下面什么也没穿,他穿着没拉拉链的西装裤。

      里面男士内裤谁打湿的?不清楚。

      “你爸妈怎么没过问你消息?”他问。

      “多大了,还让人管?”她有点瘫软。

      阴唇被挤压、摩擦、顶蹭,好难受,越扭腰越发颤。就是那根坏东西,他顶着胯,不轻不重地硌着她。硌得她痒滋滋的,硌得她渐渐沉溺,甚至没出息的有点不满足。

      又来了,以前他就老爱忍着不直接进,就勾着她。

      他怎么这么会折磨人?

      “要不是我脚受伤了…”她微微咬着牙。

      “很幻灭吧。”他的呼吸,比她更粗。

      就在她脸侧:“我没有那么高尚,也并不完美,甚至还想做一些很坏很无耻的事。”

      手腕被他一下攥住,她微微抖着,动了动。

      “放开。”

      江漫扬起脖子,看着她,微凉的指甲掠过她手背的肌肤。

      “男人,真恶心。”他说。

      阳物更硬更大了,往里了抵近,夹在她的双户之间。

      不可挡的,她呆呆地记起了一些过往——毕业那晚,他如何发野,她又如何一塌糊涂。

      目光往下,路柔看向江漫清水一样的脸,白皙、干净。

      和一双泻出深海般黑色欲望的眼睛。

      她知道,他要是认真干起来,要的很凶,不饶人地干,要把人干死了般,往最深最深处又插又射,泄欲至极。

      那时候,真令人心悸。

      叁叁:莫急。江漫在等她“自愿”让他进来。但这节的肉,是有点多…一两章写不完。